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黄绳系腕》:心灵深处的忧伤与哀愁

时间:2019-03-11 16:43 来源:凤凰彩票团队 作者:采集侠 阅读:
这里是广告330x280
  

  余光中是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翻译家和评论家,其影响遍及华人世界。他“右手为诗,左手为文”,在其新书《黄绳系腕》中,我读到了他心灵深处的忧伤与哀愁。

  《黄绳系腕》这本书,汇集了余光中在不同年代的散文佳作。主要包括余光中旅居国外的经历、读书的体会、对祖国故土和文化的眷恋、四个女儿的成长故事等,充分体现了其既要“知性”又要“感性”的散文写作风格。余光中说:“凡我在处,就是中国,读书人应该有这样的自信。对于成为游子的作家,手中真正能够把握的利器就是母语。中文在握,就是故乡在握……”也许只有热爱文字才能写出富有灵性的作品,只有热爱土地才能心怀那份浓浓的乡愁,对余光中来说,恰恰是二者兼得。

  余光中的散文充满了奇特的想象,而又收放有度。这一点从首篇文字《鬼雨》中就能显现出来。《鬼雨》是典型的余光中大品散文,写刚出生的爱子不幸夭逝,感人至深。余光中先写爱子逝去的噩耗,次写课堂,再写简单而悲切的葬礼,最后借一封信层层深入,纵论生死间抒发内心的哀痛。“南山何其悲,鬼雨洒空草。”余光中以沉郁凝重的悲悯,慨叹追溯古今中外,从莎翁到李贺、到课堂上朝气蓬勃的学生,无人能摆脱死亡的命运,余光中的目光超越时空历史的界限,关注在死亡威胁之下的整个人类生命,寓大扬于大抑,一转一折都是功力的表现。

  余光中的散文有浓浓的乡愁。这种乡愁,在《听听那冷雨》中,主要是通过雨声的描写流淌而出的,借冷雨抒情,将自己身处台湾,不能回大陆团聚的思乡情绪娓娓倾诉,但另一方面,这种乡愁也表现在他在文中化用的诗词里面,中国古典诗词的意趣,在被赋予生命的冷雨中表现得更淋漓尽致。余光中的乡愁不仅是“邮票、船票”,而且是饮下的长江水酿成的酒,流淌着腊梅红一样的沸血,于他,须臾不离。“家国不幸诗人幸”,可有几个真诗人以此为“幸”?余光中的散文再美,去国怀乡之痛亦无法掩饰,也无从掩饰。他用握住中文的方式,握住了中国。

  余光中的散文是用爱和忧伤写成的。他散文的一大特色是于细微处见真情、于细微处味真谛。他的散文,既有着古朴的韵味,又有着超然的气质。诸如在《尺素寸心》一文中,他写道:“你的债,永无清偿之日。不回信,绝不等于忘了朋友,正如世上绝无忘了债主的负债人。你真正忘掉的,而且忘得那么心安理得的,是那些已经得你回信的朋友。”他用善良的心去体味生活、体味人生。他笔下的每一块文字都不饰雕琢,尽诉其心中情怀。尽管他的文章并没有惊心动魄的力量,却有一股柔韧与执着,又不失力度地触动人心。

  余光中的作品影响了几代人。他是名副其实的“乡愁诗人”,艺术上却是一位“多妻主义者”。他曾自言:“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他的作品风格极不统一,有传统的乡愁,也有对沉重历史的回忆,有对自然山水的礼赞,也有对现代文明的哀叹。表达意志和理想的诗,显得格外壮阔铿锵,而描写乡愁和爱情的作品,却显得细腻而柔绵。

  余光中今年已经85岁,读他的散文,感觉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散文大家的本色。他说:“未经世故的人习于顺境,易苛以待人;而饱经世故的人深谙逆境,反而宽以处世。”喜欢余光中这种醇厚的处世态度,他平和的心态总是令人回味与感动。

这里是广告580x90
点击分享:
给力是广告650x250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这里是广告300x250

推荐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热门阅读

这里是广告300x250
小说阅读网_阅文集团旗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