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维加斯网投

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二号煤矿余德水散文——父亲树
发布时间:2018-09-07 15:53:55 来源: 作者:余德水 点击:

家门口的地头有一棵树。

我不知道它的年纪,自从我有记忆,它就立在那里了。由苗到枝,由茶盏粗细,到了大盆般宽径。那块地发硬结块,不似平壤的土肥水足,那棵树竟也能在这岁月中孤单地坚韧地生长。父亲经过时时常用手和目光丈量树,比划着成材的样子,却一直没砍掉它。我印象里对家门最清晰的记忆就是,一边是父亲,一边是那棵执拗的树,在门口守望着我。

村子里的人多多少少保留几分迷信,认为家门有树,是家族蒙荫的吉兆,于是在伙伴面前,门口的大树也成为自己一点点炫耀资本。童年里自己对大树是仰望敬畏的角度,认为它就是自己的擎天柱。那时猴子般的自己最喜欢在家门的树荫下嬉闹。有时候我在树干上刻下自己的身高,有时候倚靠树的怀抱恬然午睡,有时候我会更淘气,爬上树干在枝桠间穿梭巡视,幼稚地决定这是自己的领地,拒绝其他小伙伴的加入,甚至就连虫鸟都要从视线内赶走,然后就倚在最粗的枝上眺望远方。那份安逸只有在父亲的肩膀上同样感受过。

再往后的日子,树依旧为我遮风挡雨,我们就这么互相习惯着。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发现因为光照和地形的原因大树树干其实早已微微曲了,不复见记忆里的飒爽姿态,变得有些丑陋。我也逐渐长大,放弃了围着大树取乐,对树下玩闹的孩子也多是鄙视,就这么否定着昨天的自己。而且因为这棵树,家务活中多了一项打扫落叶的工作。有时候也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反感生恨,就像父亲无处不在的古板一般让人抱怨。不过说实话,我虽然心中愤懑,却没想过有一天它就突然消失了。

我长大了,离开了村子在外乡读书,很奇怪,离家远了反而对家的印象深了,多少次梦回那片熟悉的树荫。可惜放假回来熟悉的家门已变了样子。村子里这些年月发展很快,以往的土路配不上需要,张罗着铺起水泥道路。而大树就在街道边上,老根有些都冗出了地面,阻碍了新事物的来临。父亲很开明地接受了建议,伐去了大树,只剩下树墩。看着眼前的树墩,我哭了,因为自己终于失去了一个拥抱,失去了一个世界。

而迎接的父亲看着我,拍打树墩说:“来,孩子,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吧。”他开心的笑容挤着皱纹,就像一棵老树一般。(作者单位:二号煤矿)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陕西陕煤缅甸维加斯矿业有限公司(缅甸维加斯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缅甸维加斯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缅甸维加斯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email protected]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