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维加斯网投

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发电公司马罡散文——夏雨
发布时间:2018-06-29 11:14:05 来源: 作者:马罡 点击:

我是比较喜欢下雨的,犹以夏雨为甚。

“东边日出西边雨”、“六月的天,娃娃的脸”,坊间传言便可对夏雨概括一二。往往这边还是艳阳高照,不远处却是瓢泼大雨,待大雨倾毕,便会架起一道彩虹,美不胜收。明明是苍穹万里无云,顷刻间黑云压城,雷霆万钧,前后间隔寥寥数分钟而已。变化之快犹如娃娃的脸,形容倒是十分贴切。

老百姓自是对所见所闻,所思所想,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厌恶和喜爱,而自古文人骚客却显得小气了许多。大多将笔墨泼洒在了春雨和秋雨身上,“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众多词句无外乎如此,春秋之雨比比皆是,而描写夏雨的却少之又少,让人不禁嗤笑文人们的吝啬。自古着笔皆寓情于景,伤春悲秋已然是文风所成。春雨秋雨若是凄凄切切的温婉女子,那夏雨更像是雷厉风行,风风火火的后生了。前者亦可寄予喜春、思念、凄怆之意,而后者仿佛只能表达热烈豪放之情。若是这样倒不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将豪放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样想来,夏雨之笔墨稀少也怨不得他们了。

夏雨于不同地点,景致也是大相径庭。

若于市井之间,待雨期将至,行人车辆皆加快速度,纷纷避让,他们是知道夏雨的厉害的。容不得你在屋檐外有半分踌躇,稍迟片刻就要落个落汤鸡的下场。不一会儿,车水马龙,繁华喧嚣之景已不见踪影,随即如连珠般的雨点骤然落下。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激起一丝浮尘,随即浮尘又被后至的雨水吞没。汇入地表的水流当中,冲刷着地面,涤荡着污渍。地上积水之处有节奏的冒着水泡,像是在为夏雨颂打着节拍。再观屋檐下的行人,有人正在拭去额头的水珠儿,想必是躲避晚了些。有人正一脸愁容的看着天空,想必是要耽搁上班的时间了吧。而调皮的小孩子们硬要在母亲的拉扯下把小脚丫伸向屋檐下的水帘当中,随即发出一串悦耳的笑声。

这雨很快就停了。屋檐下的人们像是觅食的蚂蚁,四散开来。小朋友们欢呼着冲入积水当中,踏起水花,又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少顷,都市还是先前的都市,一切又恢复的井然有序。房屋、街道、绿化都被冲刷的焕然一新,只是在这忙碌的年代没有人去注意罢了。

若于林间荷塘之上,就又是另一番景致了。雨之将至,整个大自然瞬间就安静下来,这样的静谧持续不了几分钟,接下来的时间里只有劈里啪啦的雨声。雨水在荷叶上由小水珠很快汇成一个晶莹的大水珠,终于荷叶承受不住,滑落进池塘里。蹲坐在荷叶上的青蛙,眨巴着眼任由雨水吹打。开放的荷花早已被打残了花瓣,未开放的花苞在雨中摇摇欲坠,倒让人可气这夏雨不懂得怜香惜玉。

待到拨云见日,骤雨初歇。这里立马就聒噪起来,林间夏蝉继续卖弄它的老调。青蛙也附和着,随即“噗通”一声扎入水中。荷叶上的水珠在阳光下熠熠夺目。经受住敲打的花苞也纷纷争先恐后的开放,一朵朵质美素朴,物莫能饰。眼前的整个景象处处是诗,处处是画,使人颇得意趣。

夏天本是一个浮躁的季节,夏雨却始终如一为我们涤荡万物,送来清凉,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赞美的呢?(作者单位:煤矸石发电公司)

友情链接: